都市小說 異能:我從天界下凡來打工 txt-25、九重天酒吧

異能:我從天界下凡來打工
小說推薦異能:我從天界下凡來打工异能:我从天界下凡来打工
九重天酒吧。
我来到门口,就看见面前站着两位面容凶狠,身材魁梧的大汉守着门口。
“进去吧。”其中一个大汉对着我说。
嗯?
我很意外,这两人居然没有拦我,看样子我换上身上这套西装果然还是起到了作用啊。
风度翩翩,玉树临风,我现在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出身的公子哥。
“又是一个来应聘服务生的。不过这个条件还不错。”另外一个大汉接口。
我前脚刚踏入门口,听到这句话,踉跄了一下,差点跌倒。
原来他们以为我是到这里来应聘的。
算了,宰相肚里能撑船,我不和这帮粗人一般见识。
我来是找九尾狐的,何必要在这点小事上浪费宝贵的时间。
进入酒吧,灯光一下就昏暗了下来。
嘈杂的音乐,鼎沸的人声,各种红男绿女聚集在一起。
超級修煉系統
有的在唱歌,有的在跳舞,有的在喝酒。
唉,爸爸混的好的,儿子在这里。
爸爸混的不好的,女儿在这里。
管他的,当务之急,先找到九尾狐再说。
“嘿,小哥,你们老板在哪?”
我来到吧台,问向酒保。
这里面声音很吵,估计他没有听到我的声音,还在忙着调酒。
“喂,你们老板呢?”我提高了音量。
他这次好像听到了我的说话,把手竖到了耳朵边,然后又摇了摇头。
得,还是需要我自己找。
我离开吧台,环视一周,没有发现视频里那个女人。
算了,先坐下来喝杯东西等等吧。
我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伸手一挥。
“服务员。”
一个穿着西服,打着领带,端着托盘的小弟走了过来。
逆天王妃:傲娇王爷哪里逃
“先生,请问需要点些什么?”
这时候,我们相视一望,都很尴尬。
我靠,我居然和他撞衫了。
衣服,鞋子,甚至连发型都差不多。
看着我的“双胞胎”,我此时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太丢脸了。
“随便来点吧。”我红着脸。
“先生你觉得血腥玛丽怎么样?”他比我还是成熟一些,很快恢复了原样。
“可以,多少钱。”我问。
“您好,先生,一杯2000元。”
“等,等等。给我换杯冰水就好。”我急忙拉住他的手。
“好的,先生,一杯冰水50元。”
他很快就给我拿来了一杯冰水,放在了我的面前。
一杯水很快喝完,我越来越尴尬,因为这期间已经有好几个女人要请我喝酒,都被我给拒绝了。
女人是个麻烦东西,我知道。
就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的面前又走来了一个女人。
一身豹纹上衣,搭配一条皮裤,五官精致,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高冷的味道。
“谢谢,不约。”
没等她开口,我直接就拒绝她。
“老板找你,跟我来。”
她面无表情地说完,直接转身朝着一个小门走去。
终于等到正主了,我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跟着她走进了小门。
房间不大,只有两个沙发面对面。
视频里的女人坐在沙发上面,刚才那个高冷美女直接走到了她的身后。
一只美丽的九尾狐,总算找到你了。
我很自觉地坐到了她的对面,与她四目相对。
“我是龙池威,749局情报科的。”
我开门见山,不喜欢绕弯弯。
她噗嗤一笑,“我叫张玲,是这里的老板。这是张芳,我的助手。”
“你知道异兽?”
我不关心她们的名字和职业,我关心的只有异兽。
“当然。”她依旧不慌不忙,淡定的开口。
“那么,你是不是异兽?”
我盯着她的眼睛,心里没底,因为我的《封兽榜》现在很安静的躺在怀里。
“我很喜欢你的性格,不藏着掖着。不过这里可不是单纯的天界,人间界很复杂的。以你的天真个性,天狗可以轻易玩弄你于手掌之中。”她悠然的说道。
“你居然还知道天狗,你究竟是谁?”我追问。
“呵呵,人间界社会法则,遇事要沉住气,否则难成大事。放心,我们暂时还不算敌人。”她依然回避着我的问题。
日和的请求是绝对的
“难道你的敌人是天狗?”
我脑筋转了一下弯,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师傅教过这个的。
“看来你还不算太笨。”
她掏出一个精美绝伦的铃铛,放在桌子上面。
铃铛很普通,上面还挂着一条红绳。
“地阶法宝,合欢铃铛。作用之一,可以隐藏境界和灵气。”
这时,我看着她轻轻解开了系在铃铛上的红绳。
红绳解下,她和身后的高冷美女顿时妖气冲天。
我突然感觉到房间里面的空气流动速度都变慢了。
我身上的压力陡然倍增。
天啊,一个合体期巅峰,一个化形期巅峰。
两个女人都是我惹不起的存在。
我的《封兽榜》也在我的怀里躁动不止。
三角关系入门
“异兽排行第8,九尾狐。”酒吧老板张玲表情很自然。
“异兽排行第29,天狐。”高冷美女张芳开口。
然后,九尾狐又重新系上了红绳,房间内一切恢复了平常。
我感觉身上一松,压力顿解。
“我已经跟你表明身份,接下来,我们可以谈谈合作了吧。”它将合欢铃铛收好,就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合作?跟异兽合作?我的责任是来封印你们的。”
我从沙发上面站起来,看着眼前这位迷惑至极的九尾狐。
“淡定点,小孩子。”它示意我坐下,“我看过你和相柳氏的PK,我和它一样,在人间界没有犯下什么罪行。为什么非要封印我们?”
“所以你来找我谈合作?”
我也说不出来原因,只是师傅给我任务,我觉得我要完成,但现在看来,这个任务和我的道心有点冲突了。
“具体说,我是想和你背后的749局合作。你,只是我们的搭线人而已。”
她表情依然很优雅,和我现在的暴躁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行了,给你1天时间,你给我带话回去。就说749局想要捉拿天狗,我们姐妹可以出一份力。”
高冷美女等到她说完,来到我身前,做了一个送客的手势。
靠,感情把我当成一个传话筒了。
说来说去,还是因为我自身实力不够啊。
我有点不爽,起身离开了房间。
在离开酒吧的时候,经过了一个包间,一个喝的醉醺醺的小哥突然伸手把我给拦住。
“喂,小子,给老子上杯最贵的酒。”
“你他妈的跟谁俩称小子呢?”
我心里压抑的火爆发了,我真就这么好欺负吗?是谁都不把我给当个事。
我举起拳头,冲进了包厢,将里面的桌子连同上面的空酒瓶给锤了个稀巴烂。
那一桌客人惊讶的看着我。
那小哥回头看着一地狼藉,脸上也露出了狠劲。
“知道我是谁吗?”
“我管你是谁!”
我把心里压抑的不爽给发泄完了,扭头就走,完全不理会在我身后不停叫嚣的小哥。
“臭小子,你给我等着好看。”
小哥掏出一个手机,“喂,爸,我被人给欺负了。”